看班恩制造氨水。我想班恩真、真的能造出银

比尔停下来,指了指前方。“就在、在、在那、那儿。”他低声说。
比尔突然出现在眼前,在——(左边?右边?这里没有方向)
比尔突然觉得它就是第七个;它可以和时间互换,扮成他们的模样,扮成许许多多被它吓死的人的模样……想到它也许就是他们自己是最可怕的。有多少我们被留在这里?有多少我们还未离开它所寄居的……蚕食生命的下水道、阴沟里?因此我们才忘记了过去吗?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一部分永远没有未来,永远不会成长,永远不会离开德里?是这样吗?
比尔突然觉得自己想哭,却只点了点头。此刻,他不敢开口讲话。
比尔突然看着他。“什、什、什么?”
比尔突然明白了:他们将和乔治一样成为牺牲品。所有的7个人都是。他们的尸体也许会被发现,也许不会。那将依赖于它是否会保护亨利。是的。在外人眼里,他们只不过是被杀手杀死的。是它想让他们死。亨利只不过是它的工具。天哪!我该怎么办?
比尔突然头。“不、不、不是、梦。”
比尔突然站住了,后面的人就像紧急刹车的货车,挤在一起。
比尔突然坐起来,冲麦克说:“你想、想、想帮、帮忙吗?”
比尔吐出烟雾。一边笑着,一边咳嗽。“不太好,老朋友。”
比尔推开左边的一扇门,大家跟着他走进一个拱形屋顶的房间里。这可能是一个起居室,一条皱巴巴的裤子从天花板上吊下来。
比尔推着他的银箭,看了理奇一眼,点点头。“有、有点儿。你呢?”
比尔推着银箭进了麦克的车库,把车子靠在墙上。两个人看着那辆自行车,半天没说一句话。
比尔弯下腰,艾迪用右臂钩住比尔的脖子。班恩和理奇用力推着他,直到他的双腿能钩住比尔的腰。比尔慢慢地抬起一条腿,迈进圆柱口的时候,班恩看到艾迪紧闭双目……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听到从树丛那边传来世界上最难听的冲锋号角。他转过身,想着会看见亨利他们3个穿过浓雾、穿过树丛追踪而来。但是他只能听到微风吹动竹林树叶沙沙的响声。如今他们的死敌已经都死了。
比尔弯下腰,捡起那两张纸牌,看了看,又递给麦克。一张背面是蓝色,一张背面是红色的。
比尔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脱口而出:“滚你妈的蛋,臭嘴。”
比尔微笑着,点点头。他笑起来的时候显得那么年轻。‘俄也爱你,“他说,”还有什么比你更重要呢?“
比尔惟一能够肯定的是他们走进了一段早已废弃不用的下水道。这里的管道很破旧,不是陶瓷的,而是松脆易碎的泥土一样的东西,不时地渗出一汩一汩气味难闻的液体。人类粪便的味道——那种浓郁刺鼻的气味差点使他们全都窒息过去——散了,但是被另一种味道所代替——年久泛黄的味道,更让人恶心。
比尔握着她的左手,班恩握着她的右手。比尔能够感觉到她温暖的鲜血与自己的融合在一起。大家围成一圈,拉着手,亲密无间地站在一起。
比尔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看着贝弗莉。
比尔先到了那里。他坐在阅览室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麦克招呼那天晚上最后几名顾客——一位老太太、一个男子,还有一个瘦瘦的孩子。那个男孩借的那本小说是比尔最近的作品。但是比尔根本没有任何惊讶——他感觉惊讶已经离他而去,确定的现实终究会变成一场梦。
比尔显出十足的耐心。“不、不是那、那么回事,贝、贝、贝弗莉,你、你知、知道。必须有人留在上、上、上面。”
比尔相信所有那些受害者都是被同一个人杀害的……如果它是人的话。有时他也常想那些,就像是他有时想知道今年夏天他对德里的感觉。是不是因为乔治之死才使他的父母似乎忽略了他,整天沉溺于悲伤中,而丝毫没有注意他仍然活着而且可能会受伤?那些事情和其他的谋杀案有联系吗?为什么现在有些声音有时似乎在他的脑子里低声说着话(当然那不是他自己的声音,因为它们不结巴——它们静悄悄的,)让他去干一些事情,而不是让别人去干呢?是不是那些事情让德里变得似乎跟以前不同——有些危险,甚至有些街道似乎在保持一种阴险的寂静?是不是就是那样才使某些面孔看起来很神秘而且很害怕?
比尔想:只要我能大声地把这句话说出来,一个字也不结巴,我就能挣脱这个幻觉——这不是幻觉,傻小子——这是永恒,我的永恒,你在这里迷了路,永远找不到回去的路;注定要在黑暗中流浪……跟我面对面地交锋,就是这个下场。
比尔想了想,说道:“我知、知道一个地、地方。就在货、货运场的边上,有一个废、废弃的砾、砾、砾石坑——”
比尔想念弟弟,那是事实。他想念乔治的声音、乔治的笑声,想念乔治看他的那种眼神。但是奇怪的是,他现在对乔治有一种莫名的害怕。他尽力在两种感情之间调和——他感觉就要找到一个融合点。
比尔想起过去——很痛苦。在乔治死后的这几个月里,理奇的话第一次使他感到安慰了许多。但是他的心里仍然有个声音坚决地告诉他,他不能为自己开脱。那当然是你的过错;也许不全是,但是也有你的责任。
比尔想要叫喊,但是却发不出声来。所有的人都在挣扎着,表情都十分滑稽。图书馆的大门突然疯狂地开合;期刊阅览室的图书就像是旋风一样飞舞;卡萝尔。丹纳的办公室的打字机自己动了起来,打出了几行字:他挥舞着拳头坚持说自己看见了鬼魂他挥舞着拳头打字机的键绞在了一起,发出嘶嘶的声音。
比尔想也没,凭着直觉,跳起来,捂住贝弗莉的嘴。
比尔向维克多怒目而视。两个人互相对视;比尔那骇人的目光真的把维克多吓坏了。
比尔小心翼翼地走到那个!日冰箱的旁边,在拉手上面系了一根长布条。所有的人都小心地围了过来。冰箱旁边还有血迹,但是那些可怕的东西已经不见了。
比尔笑了。“我们从这里走、走、走出去的时候,还、还、还、还用担心那个吗?来点儿哮喘喷雾剂吧,艾、艾迪。”
比尔笑了。“我们围成一圈,看班恩制造氨水。我想班恩真、真的能造出银、银子弹。”
比尔笑了——理奇所见过的最疲倦、最惨淡的笑容。“带、带我们过去,艾、艾迪。让我们完、完成我们的使命。”
比尔笑了起来。“我也、也、也不知道。相、相当快。”
比尔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当比尔看了看他、班恩、贝弗莉,又看了看那个什么布雷德利的时候,理奇心头浮起一种异样的肯定。比尔的眼睛告诉他,贝弗莉是他们中的一员。而那个布雷德利却不是。
比尔笑着笑着,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得脸都红了。
比尔心中浮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两种不尽相同的印象交叠在一起。新德里,不错。但是从前的德里还在那里,埋藏在那些崭新的建筑之下……但是你的眼睛还是在无助地搜索……寻找昔日的德里。
比尔心中又涌起那种时光重叠的感觉。他本来没想跟那个小姑娘搭茬,那些问题也是随口说出来的。
比尔摇摇头,好像眼前的这条挂着各种招牌的商业街是他的幻觉。商业街没有消失,因为那不是幻景。铁制品厂消失了,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