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不是方子君。”刘芳芳擦擦

“你不该,看出来……”耿辉苦笑着说,“你看出来了,我就撑不住了……”
“你不好好吃饭在这儿念叨什么呢?”林秋叶问他,“什么四天三夜?”
“你不会的,你还是不了解我……”刘勇军站起来慢慢地往外走,“我就是宁愿不要这个大区正职,不要这个上将肩章……我也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军人!……可能本来你还有机会,但是我不能容忍你我的感情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是满脑子官经!太可怕了……”
“你不看电视啊?你看,他们的车后面都拖着船呢!”
“你不老说恶劣天气好练兵吗?”林秋叶笑,“这不正合你的意思吗?”
“你不明白就算了,这个话不敢乱说!”田小牛说,“说了我就没命了!”
“你不能看!”陈勇跟个门神一样,“方大夫现在很虚弱,你去了会刺激她!”
“你不能那样!”方子君急了,“你会破坏他们的幸福的!”
“你不能下去!”张雷高喊,“你是营长,你有你的指挥岗位!”
“你不配作个军人。”队长说完,起身就走。
“你不配做个军人。”张雷冷冷地说。
“你不去换人了啊!”何志军笑。
“你不是能耐吗?”刘勇军把杯子一顿,“你自己去找啊?”
“你不是能耐吗?”刘勇军指着她的鼻子,“你不是比我还领导吗?你见了军衔和职位比我低的,不都是领导吗?啊?!你比我还能耐,你比我还领导!”
“你不是我,你也不是方子君。”刘芳芳擦擦眼泪,“你不会明白的。”
“你不是喜欢军事吗?”刘晓飞说,“我们带你从红蓝军上面都飞过去,我们熟悉演习,还可以给你当义务解说呢!”
“你不是有公务员吗?”
“你不是中国公民了?”林锐问。
“你不说话,就表示他是在执行危险的任务?对么?”方子君征询地问。
“你不说话就是默许了!”刘晓飞冲过去一把抱起来她。
“你不提干太可惜了。”肖乐感叹,“天生的战士,我在陆院到处可以听到你的消息——出身少林俗家底子的西线第一侦察勇士!”
“你不同意他也没这么大胆子。”老爷子说,“这种事情一个人是不敢做主的,手续也不允许。”
“你不想知道我的名字么?”老赵问。
“你不许去!”方子君拉住她,“我成什么了?”
“你不许这么说!”
“你不要再这样叫我了。”宋秘书声音有些发抖。
“你不要走,你不要走……”
“你不早说!”萧琴一屁股坐在地图上,“你早说啊,我就不找了!”
“你参加救护队,跟我前指在一起。”刘勇军命令,“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许离开前指!”
“你操心那么多干吗?”刘勇军苦笑,“你要不操心那么多事情都闹成这样吗?你当妈就算了,还当事儿妈!”
“你抽烟?”刘芳芳皱眉问。
“你出去吧。”岳龙苦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