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爸爸也是侦察大队的?”张雷的眼睛一亮。

“你?!你来干什么?!”陈勇的脸黑了。
“你?哼!”刘芳芳不说话了。
“你?调查我了?”徐睫有点紧张。
“你……”方子君头发晕,她坚强地站住了:“你愿意娶我吗?”
“你……”徐睫把脸藏在玫瑰里面哭着,“你强迫我……”
“你……爱他吗?”
“你……和我哥哥很熟?”
“你……注意安全。”
“你OK了吗?”陈勇笑着问,“OK不OK?”
“你啊!没有我们小方悉心照顾,你能好的这么快?管你是看得起你!”
“你啊。”老刘的爱人就说。
“你啊你啊!”林秋叶气的脸都白了,“你是要气死我啊?你这么聪明怎么就那么不明白道理呢?现在是什么时代了?你不是老跟我说现在是商品经济社会了吗?”
“你啊你啊,我没法说你了!”林秋叶着急地,“陈勇,还不赶紧去追!”
“你爱的不是我,是大区副司令夫人这个名分!”刘勇军摇头。
“你爱他。”
“你爱我吗?”林锐问。
“你安排吧。”何志军说着进了作战指挥室。
“你傲什么?”
“你把孩子吓着?”林秋叶说,“以后抽个时间专门谈不行吗?”
“你把林锐给我叫来!”耿辉说。
“你把我当什么人啊?!”方子君着急地问。
“你爸爸?”陈勇蒙了。
“你爸爸是团长?”张雷笑。
“你爸爸谁啊?”警察问。
“你爸爸喜欢我干什么?”张雷纳闷。
“你爸爸也是侦察大队的?”张雷的眼睛一亮。
“你爸在部队呢,过年都战备!”
“你帮不了我的。”
“你毕业的去向定了吗?”张雷只能没话找话。
“你毕业以后怎么样?”林锐问。
“你闭上眼睛。”刘芳芳说。
“你别惦记了,比赛规章可没有允许我们缴获假想敌的装备。”刘晓飞说,“老老实实钻林子吧。”
“你别动。”乌云低声说。
“你别管,这是我的事!”方子君大步走着。
“你别过来!”方子君突然回头伸出右手阻止。
“你别哭啊,我错了……”刘晓飞真的怕了。
“你别闹!听歌!”林秋叶说。
“你别嚷嚷!”张师长呵斥她,“让院长慢慢说!”
“你别说,最近我还真的在写诗!”喝完以后岳龙笑,“咱没文化,你也别见笑。”
“你别添乱!”萧琴急了,转向芳芳又是满脸堆笑:“芳芳,再给妈一次机会还不行吗?就一次?”
“你别笑,我唱不了了!”刘芳芳低头说。
“你别以为我怎么你啊!”徐睫笑,“我只是觉得你确实很棒!”
“你别这样,外面有人!”
“你别这样说!”林锐抓住他打自己脑袋的左手,“你救了我的命!那颗手榴弹本来是应该炸到我的!”
“你不等着见她了?”何小雨同情地问,“也许她会改变主意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