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倾向于去代代木那家医院做手术。

冬子尽量平静地回答道。母亲一声不吭,转身走出了房间。
冬子进门后,坐在按发上,心不在焉地望着窗外。
冬子进入酒店,看到船津已在大堂上的椅子上坐着等她。他两手垂放在椅子扶手两侧,低垂着头。
冬子酒量很低,就算是兑过的酒,只要两、三杯下肚,就浑身发热,眼圈染上樱花般的淡粉红色。
冬子就常常觉得自己身体里的血突然在向反方向流动。有时会有这样的预感,今天开始,兴趣,嗜好,思想将不同于以往。
冬子就势倒在船律的肩上。她感到很舒服,真想就这样睡了。
冬子就是这样。医生只说身体的毛病医嘱好了,没事了。此外就再没有什么建议了。
冬子就这样被船津压在身上,但此刻她的头脑却异乎寻常地清醒。
冬子就这样像被奉上祭坛的牺牲品,被带入里面的卧室。
冬子鞠躬致谢。藤井愉快地笑笑,点点头。
冬子局促地仰面躺着。
冬子卷起头发,用毛巾裹住,进了浴缸,将纤小瘦弱的身体沉浸在镶了铁皮状黑石块的浴缸里去。
冬子决定不再想,在贵志面前坐下。
冬子决定将出展的有前檐的帽子让年轻活泼、富于现代气息的上村真子戴,而钓钟形的帽子则让脸形端庄的相川特蕾沙戴。
冬子开始回昧刚才的那一幕。
冬子开始倾向于去代代木那家医院做手术。
冬子开始心不在焉。这时,藤井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开口道:“对了,我老婆下个星期要住院。”
冬子看贯志一眼。
冬子看看这些东西,叹了口气,一头扑倒在沙发上。
冬子看了看窗外说道:“叫他保重身体,告诉他我很好。”
冬子看了看手表,已经十一点了。与夫人颠狂过后,又这样晤谈,不经意间已过去了四个小时。
冬子看了一眼船津说道:
冬子看着贵志进入梦乡,才进了洗澡间。可能是性行为的馀波,轻易不出汗的冬子现在热汗淋淋。
冬子看着介绍信,不禁有些犹豫。倒不是非去代代木那家医院不可,但一家新医院,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如果是一般的毛病,像感冒、一点外伤什么的,那倒也罢了,毕竟是生理方面的病,去一家从来没有去过的医院,心里总有些不舒坦。
冬子看着天花板在想。
冬子可不愿意去品尝这种痛苦滋味。若是将来要走上这一步的话,倒不如现在忍痛割爱。
冬子恐惧的其实并不是住院。
冬子控制住欲拥抱真纪的冲动,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