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狂也似地跳过来,一把提起那胡三省,牙齿

哑笑
宋靖国点点头道:“俺有一桩天大的心事,要由你去完、完成。你知道,在集合义军之“瞧你这六尺汉子,也不长个心眼,等你们夫妻团圆,只怕你这只馒头都生蛆了!”
孙十八娘“呸”了一声,说道:“卖九?还卖他娘的十罗!你没见刚才当家的那把剑已经伸到那婆娘嘴边上又缩回来?八成是瞧着这婆娘比俺标致秀气,舍不得下手,留着来日当了草头王,香花灯烛,做个押寨夫人。快动手,早早了结,免得日后老娘怄气!”
孙十八娘杯底朝天,伸臂在席上划了一圈,那捏着空杯的手转到施耐庵面前,忽地停住,她一双眸子灼灼地注视了施耐庵一阵,说道:“施相公,俺今日如此铺排,你道究竟为了何事?”
孙十八娘喘口气道:“哎哟哟,俺这舌头都说得干了,以后的事,还是叫俺这莽汉兄弟讲罢。”
孙十八娘点点头道:“这是俺捡来的一个兄弟。半月前俺正当垆卖酒,这汉子没头没脑撞了来,俺见他腰间包袱鼓鼓囊囊,只道是官家富室收债催租的走卒,一包蒙汗药将他麻翻在地,指望发些利市。叵料打开包袱一看,倒把俺也吓了一跳,褡裢里哪里是什么金银宝贝?乃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孙十八娘兜头拍了他一掌,骂道:“个惹祸的村牛!今日倘不是百室先生放水,时家兄弟弄巧,你这身疙瘩肉只怕开得好酱油铺哩!还敢在此胡说么?”
孙十八娘伏在地上,一时也不敢起身,抿着嘴悄声对施耐庵说道:“施相公,你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这便是俺们刚结交的主子、适才百室先生说过的那个滁州大营的首领朱、朱——”
孙十八娘哈哈笑道:“这穷酸还记得那龙港河哩!今非昔比,俺这买卖愈做愈大,早发了迹也!”
孙十八娘呵呵一笑,笑毕,陡地双目怪睁,骂道:“好个翻脸无情的小乞儿!在那滁州大营混得数月,便似坐了金銮宝殿,连祖宗姓氏亦自忘了。嫂子,嫂子!你要认得俺这嫂子,却怎的敢在这里撒野放泼?再要胡闹,看我不一根一根拔下你头上的奶毛来!”
孙十八娘呵呵一笑,笑得满头珠翠索索直抖,她道:“呵呵,好一个书呆子,适才俺放你走路,乃是怕你那一身酸气沾了俺的大板刀,你却偏偏要来寻老娘的晦气,那就休怪俺不敬圣贤,有辱斯文了!”
孙十八娘回头啐了他一口,嗔道:“好汉作事好汉当,干你屁事!瞧刚才你那熊包样儿,没的又在俺面前要什么大丈夫脾气!”
孙十八娘浑身一凛,那柄大板刀劲力卸歪,收势不及,哪里顾得上架隔那鬼魅般刺近眉心的长剑。此时,一来由于她过于小觑了眼前这“书呆子”,二则交兵之际,忽生怜念之心,神志一分,手头上自然便慢了半拍。
孙十八娘叫道:“关家侄儿,把家伙拿来!”
孙十八娘立眉正色,拨开施耐庵的手道:“施相公,俺孙家的汉子不能给人留话柄,都元帅在此,还是听他老人家发落罢。”
孙十八娘两眼滴溜溜乱转,半信半疑地问道:“怎么?这档子尴尬事儿就这般了结了?”
孙十八娘领着孙不害,走到突额人面前,深深道了个万福,说道:“都元帅,大头领,俺孙十八娘负荆请罪来了。”
孙十八娘捻着那指甲,幽幽地叹了口气道:“唉唉!俺孙十八娘尽管枉担了一个‘板刀观音’的吓人名气,可是,有生以来,却是从未杀一个好人,也从来未曾做过什么伤大害理之事,这一人肉馒头’也是就做了这头一回,谁知偏巧就被你们撞见!其实,此事说起来倒颇有些缘故,大头领、施相公、众位弟兄,且悠着点儿性子,听俺慢慢道来。”
孙十八娘怒道:“适才不是已将俺们的名头告诉你了,还要罗嗦个什么?”
孙十八娘陪着孙不害趴在地上,兀自不明所以。李善长连忙走上来,一手扶起一个,笑道:“二位已然解脱,还不拜谢都元帅赦罪之恩么?”
孙十八娘说到此处,孙不害早“唏唏呼呼”地抽泣起来,佑大个六尺汉子,此刻竟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得伤心惨目,在场的众豪杰见此情景,也自频频叹息唏嘘。
孙十八娘叹道:“唉,娘家竟有这等不出台的角儿,真叫俺十八娘脸上无光!俺顺着往下讲罢。就在去年重阳节上,俺那弟媳在家里憋得慌了,缠着要男人带她去县城的东岳庙烧香还愿,俺兄弟拗不过,两口儿便收拾打扮,捉对儿逛进了县城,一进东岳庙,夫妻们对着东岳大帝烧了三炷香,喜滋滋一齐祷告菩萨早些赐个白胖娃儿。谁知无意中却惹着一尊恶神。
孙十八娘听毕脸颊一红,讪讪地收了板刀,倒过刀柄在李善长肩窝里戳了一记,笑骂道:“俺把你这个使奸弄鬼割舌头烂牙根的冬烘先生!俺与中武、小武两个兄弟指望一刀一枪去那扩廓帖木儿狼窝里救你,你倒躲到俺家里趁风凉来了!
孙十八娘听了这番话,黑红脸膛上眉目耸动,她一伸手,猛地抓住施耐庵的袍袖,腮帮抖得几抖,嘴唇一阵开阖,胸脯急骤起伏,瞧她那架势,仿佛立时便要扑了过来。
孙十八娘嘻嘻笑道:“嘻嘻,大头领有所不知,那人肉馒头是俺与这娘舅兄弟合伙做的,他是胁从,俺,便是主谋!”
孙十八娘心中暗笑:这个穷酸真是找死了!刀劈这种无知孱弱之人,心肠未免太狠,想到此处,她手中大板刀忽地减弱了劲道,竟然缓缓地劈向施耐庵的左臂。就在此时,施耐庵那剑锋在格出的中途忽变为斜势,堪堪擦着那挟着排山倒海之势的大板刀刀背,卸歪了下劈之势,接着他足踏圭步,兜底向上翻起,倏地一道青光,划了浅浅一道弧线,一圈寒森森的青光直点向孙十八娘的眉心要害!
孙十八娘擤一擤鼻子,接着说道:“俺这兄弟捧着那对凤钗,怔了半晌,忽地暴吼一声,发狂也似地跳过来,一把提起那胡三省,牙齿磨得‘嗤嗤’作响,恨不得将那泼皮咬进嘴里,嚼个稀烂,一口唾沫吞下肚去!俺瞧着他那吓人的模样,恐他一时失了心智,做下莽撞事儿,急忙将他一把扯住劝道:‘兄弟,兄弟,此人拐卖妇女,端的可恶。不过眼下只见凤钗不见弟妇,休要弄死了此人,失了找人的线索!’俺兄弟听了此言,方才捺住怒气,扭着胡三省的领口喝道:‘狗贼,快说:你把俺那娘子拐到何处去了?若有半句诳语,俺便生生扭下你这颗头来!’”
孙十八娘性急,抡动大板刀便要朝施耐庵兜头劈下!忽听武大园叫道:“慢!”
孙十八娘摇摇头道:“嗨嗨!错了!今日俺与俺当家的,还有两个兄弟,从党家庄赶到黄河边上,又从黄河边上赶回这酒店,兴师动众,劳碌奔波,不为别的,正是为了你施相公!”
孙十八娘一把攥住武大园的手腕,说道:“当家的,怕是官府的马队,快将这四个溜子藏下,以后慢慢地服侍。”
孙十八娘一见,不觉又疼又爱,连忙一把将他扶起,戳着他的鼻梁骨笑道:“别价、别价!俺开个玩笑,你这傻孩子倒认了真了!自从数月前你被这姓李的冬烘先生诓到滁州大营,俺这心里想的都要滴血哩,今日兄弟叔嫂们相聚,倒是出乎俺的意料!”说着,她朝那黑脸酒保一指,笑道:“都是你这愣头青,下蒙汗药也不看看是甚么样人!真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
孙十八娘一见,疾忙一把将他扯住,叫声:“兄弟且慢!要想进那英雄队里,你还差一桩东西哩!”说着,转身对那突额汉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