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卢起凤满脸阴云,厉声叫道:“众位弟兄,

?”紧接着两团人影倏然跃入,只听“哐啷”一声,双刀单剑早磕开了张士德的朴刀。
施耐庵正欲答话,忽觉肩头猛地一重,又一件斗篷搭到肩上,只听另一个娇憨的声音悄悄说道:“施相公,这是俺报你日间比武时剑下留情之恩,休要罗嗦!”
施耐庵正欲发话,只见朱元璋已在近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执手说道:“耐庵先生,自那日党家庄一别,在下真是梦魂牵萦,怎奈军务倥偬,不能朝夕聆教,实乃人生一大憾事!
施耐庵正欲发问,晁景龙已然问道:“前面并无险境,卢大哥为何面露惧色?”
施耐庵正欲发问,那红衣女子抢上一步答道:“这有什么干系,叔父不在,自然便是俺姊妹俩当家!”
施耐庵正欲发问,只见那人几步奔到床前,“噗”地纳头便拜,口中说道:“施相公,日间多有得罪,万望海涵!”施耐庵连忙双手扶起,睹面一看,不觉惊道:“你?”
施耐庵正欲跟进,回头一看,只见宋碧云兀自伏在宋江的塑像前,哭得泪人儿也似。施耐庵见她那娇怯无邪的模样,一时又记起她那可悲可叹的身世,禁不住眼圈儿也红了。走过去劝道:“宋旗首,休要伤惨了,还是取那白绢要紧!”
施耐庵正欲接过话茬,欧普祥心细,忙忙拦住,低声说道:“俺瞧着这两个艄子相貌凶恶,只怕不是省油灯儿!万一遇上拦江翦径的盗贼,坏了施相公大事,俺几个如何向大龙头交帐!”
施耐庵正欲怒斥,哪知眼前白光一闪,接着响起一阵“哑哑”怪吼,只见那董大鹏趁着宋碧云分神之机,纵身疾跃过来,倏地平伸出枯柴般的巨爪,堪堪抓到宋碧云手上捏着的那团白绢!宋碧云仓促之间撤身不及,疾转右腕,长剑一偏,一缕寒芒直切向那只魔爪!董大鹏长指头此时早触着那软滑的绢幅,哪里肯甘心缩手,只听得“铮铮铮”、“唰啦”几声轻响,剑刃疾翻,早切下了董大鹏左手中指、食指。同时,急切间,为了不让他攫去白绢,宋碧云五指一弹,将那幅白绢撒手弹出数步之遥。
施耐庵正欲再问,李黑牛早已按捺不住,走过来说道:“休跟这黄毛丫头罗唣!既然找着了船,俺们扛走不就结了?!”说着,一把扯脱上身衣服,赤着膊,一只膀子抄到小船底下,另一只胳臂倒弯过肩头,骑马蹬站定,运一运劲,“嗨”地一声,偌大条木船立时被他扛到了肩上。
施耐庵正欲转身细看,只听得人丛里有人惊呼:“啊唷,你们瞧是谁来了也!”不等那呼声落音,众人早齐刷刷地匍伏在地上。
施耐庵正在诧怪,只见那李黑牛摸着尾椎骨哼哼唧唧地爬了起来,双目喷火,冷不丁一声大喊,又扑向薛琦。就在这眨眼之间,也不知那薛琦用了什么手段,只听“轰隆”一响,李黑牛早又被他一跤放翻在地上。
施耐庵正在惊疑,只见季氏娘子秉烛走进书房,说道:“相公,金老丈与宋旗首他们已走了多时,该早些安歇了吧。”
施耐庵正在心中暗赞,眼睛一瞟,忽然瞧见了竖在当厅的那根“绝命桩”!心下一惊:怎么,今日大败扩廓帖木儿,群雄相聚在这饮马川大寨之上,一个不少,一人无伤,如何竟排下了这杀人场面?
施耐庵正自百思莫解,只听堂上响起一声呵斥:“这穷酸还不跟俺跪下!”
施耐庵正自猜测未定,屋外传来一阵呼喝喊杀之声,夹杂着兵刃磕响,此时,燕紫绡已然将衣裙扎缚得停当,两人不敢怠慢,也顾不得躺在地上的察罕帖木儿,疾步纵出屋门,展眼一看,不觉又吃了一惊:适才被张士信所擒的凌元标、燕绿绫二人已然不见,地下只散乱着数节被斩断的绳索。施、燕二人情知又是那破窗救人的奇侠所为,也不及细想,循着那传来厮杀之声的方向奔去。
施耐庵正自猜疑,只听那蓝玉怒冲冲地说道:“百室先生,早知凌元标这厮如此惫赖,就该听俺一句话,凭俺这一指禅功夫,戳一戳将他点倒,一条绳儿缚到滁州大营,岂不省事?没的叫这狗官使猾,从手心里溜了,白白地费了三个月的心机!”
施耐庵正自诧异,猛觉着被点中的穴道仿佛被人拂了一下,忽地一热,双臂竟自松活了许多,他试着挣挫站起,浑身筋血却已通畅,不由得心中大喜,走到墙角,寻一块崚崚嶒嶒的垫墙石,磨断了手腕上的麻绳,顺手抄起地上的长剑,疾跃数步,吼一声:“狗贼子住手,晚生来也!”一蹴蹴开屋门,奔进去一看,不觉惊得呆了:
施耐庵正自大发感慨,一众好汉早已聚了拢来,凌元标当先奔至燕紫绡跟前,深情地睇视了爱妻一阵,轻轻理着她的鬓发问道:“娘子,只道你含恨九泉,不料复又相见,惭愧!”
施耐庵正自感叹,猛听得李黑牛大叫一声:“糟糕!”
施耐庵正自高兴,只见卢起凤满脸阴云,厉声叫道:“众位弟兄,此番侥幸躲得一阵,眼见元军的铁翎阵便要刮地而来,这些死马土坑已然抵挡不住,还是先退避一箭之地,再作区处!”
施耐庵正自焦躁,只听宋碧云道:“依小女子之见,还是分头沿湖找一找,不信偌大的湖泊里就寻不出一条船来!”
施耐庵正自惊诧,只见宋碧云双手晃得一晃,眼错不见,四五支流萤箭倏忽间早又捻在纤纤手指之上,她对施耐庵复道:“这小小几支箭儿,长不及二寸,重不过八分,裙边、袖口、裤脚、鬓角,哪里藏它不得,祖辈传下的奇技,当世之中,除了那董大鹏之外,又有何人识得?”一席话说得施耐庵乍舌不已。
施耐庵正自惊诧,只听那人唧唧笑道:“啧啧,好香好香,施相公,这般好酒菜,也不等等俺一起享用么!”
施耐庵正自惊叹,花碧云早已整衣而起,说道:“施相公,茫茫宇内,无边无涯!来世之中,艰险叠出,你任重道远,愿白莲圣母庇佑你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说到此,忽然挽首弄着衣带,低低而神色惨淡地说道:“小女子薄柳陋质,有幸相识,此生难以再图相见,倘若公子还念这大千世界之内、草泽绿林之中,有小女子这样一位‘女强盗’,将来在你的传世佳作之中书以只字点墨,小女子死而无憾!”
施耐庵正自惊疑,耳旁忽然响起一阵大笑:“呵哈哈哈,世人扰扰攘攘,有谁知道俺们却在此处三分天下哩!”
施耐庵正自惊疑,蓦地,靠在木箱上的腰际竟然被戳了一记。
施耐庵正自慨叹,那孙十八娘早又按捺不住,只见她长身而起,一把搡开阮大武,说道:“瞧你这锯了嘴的葫芦,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