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晚生便在这御批之中寻

施耐庵笑道:“大姐也忒过虑,想那着四首《竹枝词》:
施耐庵心下惴惴,拱手答道:“信口胡诌,信手涂鸦,这有何难?不过,义军大营军情紧急,此刻只怕来不及了罢!”
施耐庵心想,荒村小店,谅不会有何种象样人物,这酒保只怕平素日赶猪屠
施耐庵心中一喜:想不到这身衣服竟有如此大的威风。他一时又暗暗好笑,原来尚未入教,那大龙头刘福通竟然早将总坛军师的衣裳赐与了自己。他不敢逗留,扬扬手,说了一声:“好!好!”便扬长过了关卡。
施耐庵心中一震。这女子身世中有什么样的非常变故?为何如此激动不宁?此时,他真后悔不该提出这一问,触动了她心头的隐痛,他惶恐地踅过去,嗫嗫嚅嚅地说道:“花旗首,都是晚生好奇心重,勾起你的隐痛,你、你、你万万不可介意。”
施耐庵心中一震:今日正厅之上,自己除了破解那本《御批千家诗》,未曾多说一句话语,又何曾扫了义军兄弟的颜面?这真是天下奇谈。
施耐庵心中有事,也顾不得再去招惹是非,返身躺到床上,黑甜一觉,齁齁睡去。他万万想不到,待他醒来,竟然被人蒙了双眼,撂在一个潮气薰人的房间。两日来,倒也好酒好饭,无甚虐待。此刻,糊里糊涂被带到这个大厅之上,重新见到了这位两次相遇的奇女子,心中真是百思难解。
施耐庵心中又急又好笑,不觉嗔道:“时大哥,倘若再如此顽耍,晚生便要走了。”
施耐庵心中又惊又恨,好个奸诈的“平章大人”,相处半日,竟然丝毫也未看出他这假“书吏”的破绽!幸好言行举止之间未露破绽,是扩廓帖木儿也好,非扩廓帖木儿也好,无凭无据,你也无可奈何,总不能诬良为盗罢!
施耐庵心中又是一惊:只道进院时看到的那屋脊上的黑影是燕绿绫,却不道竟是此人!他正在嗟讶,猛可地看见张士信早隐入院墙树影下,与那不速之客悄悄说起话来。
施耐庵心中赞道:这几个人好精明!听那口气,必是身负着什么十分秘密的大事,一时好奇心起,他便踅出店门,轻手轻脚,循着那几个人的去向追了下去。
施耐庵心中正在忖度形势:燕绿绫转眼之间失了踪影,却在此处出现了她的包裹裙子,她是被人害了,还是被人捉住?这些诡秘的人物又为何把这包裹裙子搁在这里?是一时疏忽,抑或是用作钓饵?
施耐庵信步走进街市,只见铺面繁华、人物齐楚,街面的青条石铺得十分整齐,到底又是一省风物,亚赛苏北那些城镇。
施耐庵续道:“那、那么,仁兄能否赐告:这绝大的一桩奥秘,你足不出户,又是从何得知的?”
施耐庵续道:“时大哥能否将滁州大营所见所闻略述一二?”
施耐庵续道:“于是,晚生便在这御批之中寻找奥妙,竟然发觉那些批语不仅不是颂扬皇帝功德、宣扬伦理教化,竟是处处隐着反叛朝廷的意思!”
施耐庵寻声望去,只见街前人来人往,但一个个躬腰曲背,匆匆奔走,显然都在为生计奔忙,没有人驻步讲话。
施耐庵循声望去,不觉失笑:只见正厅檐下一个金丝鸟笼迎风摆动,里面一只翠羽红头的鹦鹉正在喋喋学语。
施耐庵压根没有料到此刻竟有追兵赶到,先是吓了一跳,及至看到来的竟是这位曾去观澜阁水榭好心报信的掌坛总管,心里稍稍舒展。此刻,这位身材伟岸、面容英俊的好汉脸上的神色竟是如此的阴冷可怖,使他又惊又怕。正在危急之时,只听一阵衣裙惊风之声响过,接着“当”地响起金铁交鸣之声,只见花碧云倏忽来到二人中间,一柄长剑隔开了潘一雄的手中剑。
施耐庵掩面怒叫:“休要胡言!晚生不是那张士诚,速速滚出这屋子!”
施耐庵扬眉一笑,微微摆了摆头颈。
施耐庵摇了摇头,愧恧地说道:“晚生愚鲁,有负花旗首重托!那文字实在古怪,两日两夜熬尽心神,翻遍典籍,也无从辨识,唉,晚生觉得,如此古怪的文字,只怕普天下无人可识了!”
施耐庵摇头叹道:“晚生空有满腹文墨,却解拆不开箭囊上区区四个文字,谬奖有嘉,真正是愧对天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